Skip to content

獨特香港:全球8間實體店的NikeLab 香港佔1間

Written by

Bigfoolhk

設計師品牌從來高不可攀,一件Yohji Yamamoto外套隨時定價5,000 港元,但Y -3 呢?最便宜的產品500 元也有機會找到(例如中學生最愛的Y -3 皮帶)。同樣出自山本耀司Y 字頭,定價為何差天共地?關鍵在於3 — Y -3 是山本耀司與adidas合作的副牌,定位自然更親民。

與高檔設計師品牌合作,向來adidas看家本領,Rick Owens、Gosha Rubchinskiy、Alexander Wang和Raf Simons等國際知名設計師都是adidas座上客,和山本耀司合作的Y -3 甚至即將迎接20周年;反觀作為當今運動界龍頭的Nike,在高檔時尚領域的表現則比adidas弱得多。為了急起直追,它在近年創立NikeLab,決心在高檔時裝界爭一席位。

NikeLab的意義

2014 年,Nike增設副線NikeLab,宣言要融合實體店舖與數位體驗,並展示Nike創新科技云云,但任誰都知道,NikeLab就是Nike與高檔設計師合作的實驗場。在NikeLab,我們可以找到一般Nike找不到的設計師聯名產品,例如與UNDERCOVER合作的GYAKUSOU,或是與近年大熱的AMBUSH和Off-White推出的聯名產品,這些聯乘產品的價格雖然比一般Nike高,但相比本來的設計師品牌,便是大眾接觸設計師品牌的最親民選擇。

隨着運動休閒風格(Athleisure)的流行,愈來愈多高檔品牌推出運動服,近年由VETEMENTS 創辦人Demna Gvasalia 執掌的BALENCIAGA 便是其中表表者。他將歷史超過100 年的傳統老牌改造為年輕的運動風潮牌,甚至有份帶動近年醜時尚(Ugly fashion)發展。的確,Demna Gvasalia 的改造讓BALENCIAGA 成為母公司開雲集團的搖錢樹,但風險便是賭上品牌百年來建立的形象。

對Nike而言,NikeLab的聯乘既能借助設計師名氣來建構前衛形象,同時又能接觸高檔客群;對高檔設計師而言,與Nike合作讓他們能在經濟下行時觸及大眾,甚至吸引部分喜歡聯乘作品的人「逆流而上」,追隨本來的設計師品牌。NikeLab的誕生,讓高檔設計師品牌能與定位較平民的Nike作出分隔,觸及新客群同時確保品牌形象不受影響,取得雙贏局面。

為何NikeLab選址銅鑼灣?

如果說中環是香港的銀座,那麼銅鑼灣便是名店林立但相對低調的青山。

NikeLab創立後陸續在世界各地開設8間概念店,其中一間位於香港。它們還在各地Dover Street Market設有4個專櫃。每間NikeLab均有編號,例如2015年開設在銅鑼灣白沙道的NikeLab PS7,便是取其地址白沙道7號之意。

首批NikeLab為甚麼會選擇開設於香港?受惠於經濟起飛,香港早於上世紀80年代便出現球鞋社群,球鞋文化相當盛行;至於銅鑼灣,則向來是香港的時尚中心。

1983年,當時紅極一時的ESPRIT高調於銅鑼灣近天后一帶興發街開設旗艦店,開啟了銅鑼灣的時尚大門。其後位於百德新街及京士頓街一帶的Fashion Walk在1998 年開業,多年來引入大批國際品牌的旗艦店,包括JUICE、HYSTERIC GLAMOUR、COMME des GARÇONS及全港唯一一間Fjällräven旗艦店,都位於Fashion Walk一帶。

NikeLab香港店選擇在銅鑼灣開設,確實是正常不過的決定。到了2018 年,adidas更選擇將本來位於Fashion Walk的adidas旗艦店升級為全港唯一一間adidas Originals旗艦店,似乎有與NikeLab分庭抗禮的打算。

NikeLab面對的挑戰

NikeLab面對的挑戰,在於它無法將設計師的創作內化到品牌形象之中,更未能如adidas一樣創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聯乘系列。

Don't miss out!

探索本土創作,訂閱Bigfool!

Invalid email address

對比起Y -3、adidas by Stella McCartney和adidas by Raf Simons等早已讓消費者將高檔設計與adidas扣連的聯乘系列,NikeLab仍然過於依賴個別設計師的名氣。當ACRONYM主理人Errolson Hugh離開NikeLab ACG後,Nike ACG彷彿打回原型,重新走回多年前的舊風格。Nike與AMUSH或Off -White的合作更沒有太多火花,大家似乎只能看到AMUSH和Off – White,Nike的存在反而可有可無。唯一表現較好的,大概只有和UNDERCOVER高橋盾合作而生的GYAKUSOU。

偏偏,大眾都喜愛熱潮,與潮牌合作總會有人受落,只要產品印有AMUSH或Off -White的Logo便能被搶購一空;懂得欣賞擁有山本耀司和Raf Simons味道adidas的人,大概少之又少。

問題是,水退才知道誰沒穿褲,他日潮牌熱浪消退,NikeLab到時能依靠的又是誰?

===========================================================

你可能也喜歡  動物之森:選擇居民的另類欺凌 反映世人的陰暗面?/ 清君

以上文章題目經編輯所擬,原題為:〈全球只有8間的NikeLab實體店,為甚麼其中一間在銅鑼灣白沙道?〉;全文節錄自《運動次文化修羅場》,版權歸持有人所有。

作者:REFRACT

書名:《運動次文化修羅場》

出版社:非凡出版

最後更新日期: 2021-03-17

Previous article

香港味道:70年醬油傳承 荃灣悅和醬園

Next article

【設計人語】訪Breakazine Art Director:4res丨小誌丨書籍設計丨Freelance設計師

Join the discussion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