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蘋果中文字型與地鐵字型之父:柯熾堅

Written by

清君

當你使用蘋果產品時看到的中文字,當你望望「港鐵」還叫「地鐵」時的字體,會否想起背後的設計師?他,就是柯熾堅(Sammy Or)。

柯熾堅原本任職廣告界做平面設計師,機緣巧合下跳槽,當時地鐵須建立「導向指示系統」而聘請有設計背景的人,柯從而轉行成為字型設計師。柯熾堅,或許就是倉頡。

柯熾堅成為字型設計師的經歷如此「機緣巧合」,可說得上應運而生,那麼,假設現在有新人想入行或以字型設計師屬容易或是困難呢?有沒有這個市場需要?

字型設計工作寥寥可數 專業傳承成隱憂

柯熾堅直言:「其實講緊job opportunity問題,我自己都有喺理大教緊呢樣嘢,但我唔會將課程內容偏向字庫咁複雜,唔係話唔專業,而係個普遍性,全世界要做中文字型嘅工作寥寥可數,其實係冇呢類工作可以畀佢哋做。」

要理解柯熾堅這句話,就要由理解字型設計開始。字型設計其實包含兩樣東西:一種是普通、「大部分designer都有能力做嘅」,比較散的字型,「我哋統稱為Local type」。簡單來講,類似於因應有需要,而平面設計師將既有字型修飾成一款字體。

另一種則簡稱為造字庫。造字庫與做字體設計不同的地方,是一整個系統去做,作為設計師要運用獨有的軟件程式去處理「字體編碼」,例如簡體字叫gb2132,這是一種編碼讓電腦系統去識別的。裡面的字符包含七千幾字,而若果是繁體字的話就是以倍計,約萬五個常用字符,當中有九成到九成半都是中文字,然而除了文字設計外,還須顧及標點符號、拉丁字母等等。

而當中最大的挑戰,就係做成「統一」的排版,在字型設計師的工作裡面,柯熾堅說明我們需要想像在一個空間、篇幅、排版內每隻字的協調和統一:

因為前面、後面、左右上下排版都會影響到你整體視覺感覺,我哋需要一個「灰度統一性」,你可以想像下,一個中文字係兩三劃,前或者後面嗰個字可能係筆劃多到好似龍字咁,咁人龍兩隻字好簡單,其實個對比好大,我地需要一個好平均既灰度感,連埋標點符號整齊度,要克服呢個問題。

字型設計非一日峻工 請學會尊重正版字型

設計一套字型如此複雜困難,可是,卻常常見到「盜版」出現,問及知識產權問題,如何影響到設計師生計,柯熾堅只能苦笑:「坦白講,其實你好難去用一個手段去防止呢樣嘢嘅。」

據柯熾堅保守推斷,版權問題困擾業界應該已經超過二十年,但是近年來情況已經有所改善──但不是用手段或制度去制衡,而係一種道德約束。開初手段有很多,例如利用軟件、硬件等上鎖加密,然而強大如Adobe都會有人可以破解到。「所以咁多年嚟,已經慢慢形成咗一個大家都默許嘅情況,如果呢個所謂copyright問題,唔係用嚟再搵錢或者商業行為,業界都默許,但係唔代表係合法,我再強調多次。」這個情況,連柯熾堅都無法去判定好與壞。

Adobe
強大如Adobe都有人破解到。(andreamaraldg@unsplash)

聽畢一些市場、謀生情況,假如真的想入行或開始字型設計,問及柯熾堅有什麼實用技巧或提醒可以分享呢?

在講述實用知識及技巧之前,他一再強調設計字體與字型設計是兩回事,「字型設計,即係造字庫,靠天分比例唔係咁多,都係靠經驗嘅。」過程中牽涉很多測試,而且相當複雜,例如做字型的工具(即軟件)係字型設計師面對最大的困難。

「你做拉丁字相對簡單,而且已經有一啲軟件你畀幾百美金就已經有好完整嘅資料畀你用。」但是,做中文字相對而言比較困難,一來中文字型比較遲起步,其次係因為沒有最為合適的工具去做,「當中最大困難係牽涉字碼,英文字母係single bit(單一字節),但中文相對複雜,好似我頭先所講有約萬五個字符,連埋標點符號有萬七個,咁你點去assign擺位,點去轉成字檔,係好複雜嘅。」

柯熾堅繼續談下去:「就算你有現成軟件,你都可能只係完成咗設計嗰一部分。Engineering呢一部分,你都要搵一個engineer,幫你將呢套字轉換去另一個format,變咗而家用嘅open type font、true type font。而家現成嘅工具都係做唔到cjk,就算做到,係engineering嘅功力而唔係一般designer可以做到。」

其實講到如此複雜困難,柯熾堅都是想向大家講到明:不要以為字型設計是一件容易或簡單的事,不要以為自己有設計天分就可以做到字型設計,甚至話成立一間小公司去做。倉頡造字,是一個極為浩大的工程。

從泛用字體走到特別字體 如地方文明演化史

那麼,字體設計背後與功能目的應有一定程度相關,但跟設計師本人的個性或意識形態又是否有關係呢?柯熾堅分成主要兩大方向來回答。

「設計一定有起點同原因,咁我哋先講返字體最基本嘅四款basic font:宋/明體、黑體、仿宋、楷書。」

這四款是基本設計及排版需要用的字體,這就是當初由零開始的基本市場需要。故此,設計本來有一個原因或方向,就是市場引導,當基本字體完成後,市場又會再衍生其他需求,類似於一個社會的文明不停進步,會衍生出不同事物,例如節日、慶典等等,那麼因應社會不同需要,就會百花齊放,出現可愛的娃娃體、少女體,或者配合萬聖節會有一些恐怖的字體。

香港傳統招牌
不同字體都有它的用途。(salty_justice@unsplash)

“我哋而家喺咁進步嘅社會裡面,我哋需要唔同嘅節日,而唔同嘅環境係需要唔同嘅設計元素,包括字體都係其中一樣嘢,去配合背景,去配合氣氛。”

其次就是設計師的個人元素,「到今時今日,好多嘢成熟咗之後,而家尤其是年輕一輩踲創作能力越嚟越高,喺創作咁豐富嘅環境之下,他們有自己好獨特嘅風格。」柯熾堅回想起當時在華康團隊工作,娃娃體誕生的故事,那是只有個人特質才能演化出來的字體。

「好似我喺台灣,當時完全冇少女體呢類型嘅字體出現,咁啱我見到個女仔,佢寫嘅字真係咁嘅形狀,發掘咗出嚟,就變成咗一套字。」

他再舉例特別提到勁揪體,「我呢個人永遠都唔會諗到呢隻字,因為係好個人嘅。而家就越來越多呢種嘢。」柯熾堅總結了兩種情況:市場主導與及設計師身上的個人特質,這似乎放於任何創作類型上,都是差不多的。

字體與日常息息相關 認識城市面貌與導向系統

那麼,字體與我們的生活、與社會四周的關係是否甚大關連?

關於這回事,柯熾堅提出了一個詞:城市面貌。「點為之靚嘅城市面貌?其中關乎字體嘅套用,例如招牌,大部分招牌都係字體,無論中英文都係字體。」

除了招牌,還有路牌,配上「導向系統」(wayfinding system),即在一些機構或設施例如地鐵、大學、醫院那些指示牌,「文字套用喺城市入面,的確會影響容貌,而我哋唔能夠單睇啲字體好唔好睇。」

字體,只係其中一個應用因素,它會連結社會面貌,就關乎載體,第一樣是招牌。「五十年代,蘇絲黃年代(有部著作《蘇絲黃的世界》講述東方妓女與洋人男友的故事),好多外國人睇香港,其實唯一具標誌性嘅就係彌敦道嘅招牌。」

「你睇到嘅係文字同招牌、霓虹燈,但其實佢背後係一個系統嚟,係社會、政府嘅結構一部分。」文字、字體與載體互為表裡,呈現出一個城市面貌,否則徒具美麗、好看的字型,也會顯得突兀。而招牌、路牌這些東西,柯熾堅說要看幾方面的,例如私人方面跟政府方面,政府如何規管,是否允許這些當然在考慮之列。但是,在私人方面尤其是商人投資就變得重要,與商人營運心態有很大關係。

「如果喺西方以我所知,大部分可能會營運五年,所以佢哋好肯投資招牌,但個問題就係如果我(喺香港)只打算做兩年、三年,你願唔願意去投資咁樣嘅嘢?」

確實,如果是短視心態,設計者有多匠心獨運都難以配合做出上乘的作品;「喺政府方面睇,其中一樣就係路牌,以我所知其實曾經有啲部門統籌過,但佢地係以production為主,背後好少有一班專業designer規劃同去做一個系統。」

如果欠缺妥善規劃及設計,城市面貌就會變得破碎、不統一,柯熾堅的觀察,是認為香港可能也有這個情況,可能沒有一個系統去設計:「當然有人去管理,但呢個管理唔係精心部署,例如路牌幾大幾細,係咪上面中文下面英文,呢啲咁簡單嘅嘢都有分別嘅。」

現在及未來,可以見到「設計」在華人地區應該會越來受重視,大家都會重新理解設計師是什麼。然而,在較早以前,如果講到字型設計的話,基本都是用於實體東西,從實體、印刷用字型,轉變到數位化,這裡面的故事又是如何呢?

「個轉變當然鉅大啦。其實喺好耐以前,廿年前已經有個概念講緊ebook、電子書,但只係概念,當時實現唔到。」基於硬件、軟件未能配合,當時未能成事,然而柯熾堅當時身處台灣為華康團隊一員,跟一間大型出版社有過相關討論,在當時來講非常前衛。

而談論第一代iPhone,原來只是2007年的事,卻如恍如上世紀。當其時iPhone面世,柯熾堅留意到智能電話市場崛起,他知道電子化時代已經成熟了。

Iphone
第一代iPhone已經是2007年的事了。( drewcoffman@unsplash)

「舊陣時啲字好多都冇可能放大用,因為都係針對印刷,就算你想放大,都會好模糊。」他解釋,如果用舊字型,筆劃較多的字會變成「一堆嘢」,這是由於dpi(dot per inch)解析度由以前600*480變成現在以幾倍提升例如1920*1080的科技進步結果。

「當我知道嗰陣(智能電話出現),就setup咗自己間公司,開始做信黑體。」當中最大的考驗,就是重新設計過字體的所有黑白位、空間位,當中尤其重要的是字體當中的白位,處理得好才有清晰度,變相整件事情都要重新去規劃過。

柯熾堅與陳維正雙S聯乘 傳承最為重要

至於這次訪問柯熾堅,都因為他有接受新挑戰,跨界別地跟「傢私設計」扯上關係。且來看看與他合作的英國設計師Samuel Chan(陳維正) 對是次辦ProjectUK-HK的感受。

是次計劃其實與Hong Kong Design Centre有關,Samuel是香港出生而居住於英國的名設計師,他受邀請時談到要主辦一個活動,想了幾個月終於想出這個念頭:找六個英國的傢私設計師與香港幾位有分量的設計師去聯乘做出一件突顯到他們個性的傢私。

Samuel Chan(陳維正)

計劃令到英國與香港兩地的設計師有所交流,同時,帶動了近四十名年青香港設計師利用大半年時間,學習並實踐一些設計上的事情。「我哋呢四十位全部都係年青嘅香港設計師,有啲啱啱畢業,有啲啱啱投身喺行業可能兩、三年時間,希望呢個Programme幫到佢哋。」Samuel如是說,問到他英國與香港的文化交流之間的火花碰撞,他笑說:「有啲困難㗎,東方西方思想上面。」他舉例又一山人的「茶座」,「呢張檯係要非常非常低,但對外國人嚟講,點會係踎或者坐喺地度飲茶呢?」然而,由於Samuel本身也是華人的身分,他與Sammy的合作就比較順利了。

陳維正將柯熾堅的低調及謙虛個性,都融入了他設計的一張書檯上面,「最重要message係我點樣透過呢件傢私能夠彰顯到Sammy Or佢嘅一生,佢喺設計上面嘅貢獻。」

柯熾堅

這個計劃另一個重心在年青設計師上面,當中更重要的是一個傳承的概念:「香港有一班好有潛質嘅設計師,只不過係我哋未發掘到出嚟,我哋冇個機會畀佢哋。但當機會嚟到,當我哋能夠預備到畀佢哋,佢哋係有呢個熱誠,亦都有呢個拼勁……所以我希望透過呢個係一個開始,希望喺以後將來日子裡面,我哋繼續keep呢個momentum goal,我希望能夠有多啲嘅年輕一代可以承傳。」

重要的是傳承,然而,字型設計如柯熾堅所言並非易事,雖然現在有勁揪體、北魏真書等新的字體開始流行,設計這專業亦逐漸受到重視,但是傳承的人會有幾多?你會否是其中一個?

Previous article

全城狂賀:立場美術部同事掌握創作主導權

Next article

脫離時代背景只是單純的愛情故事:《返校》提醒大家自由來之不易 / 清君

Join the discussion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