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數位內容】內容需要從整體佈局去看 切勿墮入虛無數字陷阱

自從成為了自由業者後,生活、經濟其實不比當全職時好(暫時吧),輕輕抱怨一句後,請聚焦這篇文章的主題吧:整體佈局的數位內容。

在與客戶溝通的過程,變相處於一個主動位置,有別於過往作為一個僱員時候,被預設為「命令執行者」,於是視野、眼界、各種思考等等都會去到以往一個末曾到達的高度,而這些經驗再滋養我,令我可以不停進步,絕不滿足於現狀的自己。

(繼續閱讀…)

從一個興趣發展 多重身份造就多重收入 – Stayawayfromblackhole

在Pinkoi偶然看到這位創作人的作品,就此結下了一段緣份。Stayawayfromblackhole的主人叫做Ling,她有三重身份:插畫師、設計師及紋身師,她憑藉努力與堅持,探索並增加自己的興趣或技能,從此做到由創作帶動轉化多重收入。在此希望不同創作人都可以從她身上獲得一點啟發。

(繼續閱讀…)

【香港藝術】藝術就是生活 香港搞藝術的潦倒印象已經落伍?

「藝術嘅嘢我識條鐵咩」,確實,講到藝術,很多人都不知所以,會覺得藝術要麼就是有錢人玩意,要麼就是乞食。比如話在《唐伯虎點秋香》裡出現的《神鳥鳳凰圖》和《山雞啄米圖》,就是對「藝術」開的一個玩笑。

但其實,藝術就在我們身邊,藝術一直在我們的生活裡面。這次我們找來為到普及藝術不遺餘力的小城藝術館(波利),為大家一解藝術之惑,或者看完,你也會想當一個藝術家。

(繼續閱讀…)

【社交媒體】Facebook與MeWe的網絡移民潮(下)

相關文章:【社交媒體】Facebook與MeWe的網絡移民潮(上)

上次文章提及了兩個社交媒體平台:Facebook及Mewe的一些基本分別,例如宣傳標語、界面及商業模式上的不同,那這篇文章就想再進一步探討,網絡移民潮是否有望成功。

經歷了差不多一個月的討論,目前單憑觀察所得,普遍人只是將Mewe當成了同時需要管理的平台,而並非完全抽身離開Facebook,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呢?

(繼續閱讀…)

【台灣旅行】疫情底下的交換生 台灣隔離14天的日常

這次來台灣真的是一個很趕的決定。我原定2月12號出發交換,但在10號下午就收到台灣學校的通知:因為肺炎的關係,在11號的凌晨,台灣便會全面禁止香港人入境。我不想計劃了這麼久的事情突然取消,便立刻趕回家收一收行李,買好機票,出發到機場,趕上了最後一班飛高雄的飛機。飛機著陸,也代表我即將要進行14天的檢疫期。

(繼續閱讀…)

【社交媒體】Facebook與MeWe的網絡移民潮(上)

隨著2020美國總統大選,令到不少主流社交媒體的問題浮面,當中尤以言論審查(或稱限制言論自由)最為關注,而在對抗「fake news」這個問題上,都惹來爭議。被香港人視為國際戰線的Twitter,全球擁有20億用戶的Facebook,都因為這次選舉引發用戶信心危機,尤其Facebook在用戶私隱的問題為人詬病已久,觸發一次網絡移民潮:不少用戶提倡要去Mewe再續社交圈子。

(繼續閱讀…)

【Staycation】半島酒店曾為日軍司令部 藝人最常光顧的高級行宮

Staycation,時下很流興的玩意,礙於疫情關係,酒店無法招待遊客,唯有招徠本土客。但是,原來香港人也並不輸蝕給鄰近地區的人,將酒店房搞得一團糟,教以「香港人」身份自豪的人情何以堪?

近日較為轟動的新聞,想必是半島酒店的酒店房間變成垃圾崗一樣,這條新聞一傳播開去,不少人都有上述一段感想:香港人還真是惡劣。酒店房間骯髒凌亂,又能炒熱成新聞,除了因為半島酒店本身格調甚高,也與它跟香港關係匪淺相關。

(繼續閱讀…)

【數位內容】新手必須認識的內容生產來源與傳播媒介

在著手處理數位內容前,我們常常聽到要規劃,要以內容去達至什麼樣的目標。但是,內容到底從何而來?這次就先簡單分享一些概念吧。

數位內容的來源

要有數位內容,首先你得要有內容製作人吧,也就是去求職網見到的「Content Creator」。這是廢話嗎?不,網上現時有不少「自動生成器」也能製作「內容」,像什麼新詩生成器、潮文生成器之類,但欠缺了人,「內容」真的能正常生產嗎?

(繼續閱讀…)